Page 28 - 2020-4
P. 28

工程的宋代至清代,浙东运河并没有随着潮流废堰改闸,直至近、现代发展为斜面升船机。这是由
               浙东运河地形水系及水文水资源特点决定的。
               3.3  原因分析      浙东运河纵剖面平缓,而且水源较为充足,这与地形陡峭、水源缺乏的通惠河、会

               通河等河段有完全不同。浙东运河的主要问题是与自然河流平交处的水位、水量控制,因此所有节
               制工程全部在运河与自然河流连接处横截运河,而不像会通河那样大致十里一闸等距布置。功能
               上,浙东运河的节制工程主要是为了使运河的水位、水量、水流不受相关的山区型河流在海潮上溯
               影响下剧烈、频繁的水位变化影响,保持相对稳定的水运条件;而不是像闸河上的闸那样壅高水
               深、节制水量、减缓水量下泄速度。
                   水利工程的主要功能决定了型式的选取。对浙东运河来说,运河的正常水位比主要自然河流要
               高很多,比如浦阳江改道之前的钱清江:“(萧绍段)运河午贯其中,高于江水丈余,故南北皆筑堰止
                 [18]
               水” 。因此,浙东运河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与自然河道交汇处水位的衔接和控制。堰坝能够将运
               河与自然河道彻底隔断,最大程度地减少自然河道水位剧烈变化对运河的影响,当时技术水平下要
               实现这一目的堰坝比闸有优势。首先,闸相对堰坝来说不够坚固,而且建造、维护成本较高;其
               次,运河频繁过船,闸门经常启闭使运河水位、水量不可避免得受到自然河流水位变化的影响,宋
               代西兴枢纽工程为闸时就导致运河淤积严重                     [19] ;第三,相对堰坝而言闸对管理要求较高,否则不能
               完全发挥闸的工程优势,这在会通河及江南运河上都有验证                              [20] ,而堰坝工程的运河管理则简单得
               多。浙东运河的主要水利矛盾决定了堰坝作为主要节制工程的长期应用。
                   而另一方面,以浙东地区河流水文条件,用闸作为运河与自然河流交汇处的节制工程,船只通
               航过闸可能常有危险。《(光绪)慈溪县志》记载官庄桥:“(慈溪)县东一十二里,后江夹田桥东七里。
                                                                                         [21]
               旧以木为之,随建随圮。明永乐二年,僧汝节跨石为洞,水势湍悍,舟多覆溺。” 船从桥下过都会
               倾覆,何况开闸之后水流奔注。
                   而运河上船只拖堰过坝技术,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已非常成熟                             [20] 。北宋时日本僧人记录了乘船经
                                                                       [22]
               由浙东运河,记载“未时至钱清堰,以牛轮绳越船,最希有也” 。《肇域志》中称:“宁、绍之间,地
               高下偏颇,水陡不成河。昔人筑三数坝蓄之,每坝高五六尺,舟过者俱系絙于尾,榜人以机轮曳而
                                                 [23]
               上下之,过干石以渡,亦他处所无也” 。人力和畜力拖船过堰,虽然费时费力,但技术成熟,也相
               对安全。这也是浙东运河长期运用堰坝节制的原因之一。


               4  宁波段运河闸坝控制工程的区域特征


                   堰坝虽然能够保证运河的独立和稳定,但隔断了运河与相关水系之间的水量交换,运河若有水
               量调节要求,需要另建闸涵来通水,宋代曹娥堰、钱清堰旁就曾出现过闸或斗门。正是由于堰坝功
               能的局限,后来在浙东运河宁波段上出现通水的闸跟隔水通船的坝结合为一体的节制工程(图 4),这
               种工程形式至今在宁波地区普遍留存。这种闸坝结合的工程型式实际上是闸、坝两种不同功能的工
               程逐渐整合的产物,极具宁波地域特色。
               4.1  闸坝功能划分的区域特色              闸和坝是两种结构、运行方式都不同的工程类型。但在宁波地区,

               对闸、坝的功能分化与其他地区有显著差异:闸的功能主要是灵活控制河湖水量的蓄泄,通航过船并
               不是其主要功能;堰坝则成为区域主要的通航工程,东钱湖上至今仍完整保存着古代的拖船坝。《(光
                                                        [24]
               绪)余姚县志》中即称:“坝以过船,闸以蓄水” 。《(民国)鄞县通志》中辨析了浙江沿海平原各种型式
               水利工程的功能:“长者为塘,短则为堰,所以截流御卤也。然堰亦有百余丈者,前志久以堰名,今则
               仍之坝,亦堰之类也。凡内渠与外港相邻者,车拔行舟,二者所同。碶者,闭以蓄淡、启以泄暴也,
                        [25]
               闸亦如之” ,明确指出堰、坝位于“内渠与外港相邻”处,用来“车拨行船”,而碶、闸则专司蓄泄。
                   宋代,浙东运河一些关键控制堰坝的旁边就出现了用来通水的闸、斗门工程,作为对堰坝功能
                                      [26]
               的补充。《(嘉泰)会稽志》 中记“曹娥堰在(会稽)县东南七十二里”,又有“曹娥斗门在县东南七十
               二里”;又引徐次铎《复鉴湖议》中也同时提到曹娥堰与曹娥斗门:“在会稽者为斗门凡四所……三曰

                 — 266  —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